书架
不事王侯
首页

1、折梅(一) (1/4)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lhjypx.net 笔下看书阁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山雨欲来,天空上乌云密布,顷刻间,豆大的雨点倾盆而落。

   谢玄度身披蓑衣,头戴斗笠,缓慢地行走在野林间。眼见这雨势越来越大,谢玄度不得不找个避雨的地方先歇歇脚。

   不远处矗立着一座破庙,走近了,谢玄度手捏着斗笠的帽檐儿,抬头,见那庙门残破,匾额也朽烂多时,好在上头还有字迹——“真君庙”。

   其实“真君”二字前应该还有具体名号才对,结果上头全是刀划墨画的痕迹,像是有人故意毁去了,辨不太清。

   谢玄度推开门,进了这座真君庙。

   一脚刚刚踏进,立时迎面扑来一阵猛烈的纯罡真气,扑啦啦掀得他身上蓑衣翻起,殷红色的袍角轻微摆荡。

   谢玄度眉峰一蹙,抬眼见庙院四周插满银色的幡旗,幡旗上以朱砂书写符箓咒文。他一一数过,共计十二面。

   谢玄度心道:“还好,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除邪阵。”

   这除邪阵原本是从守府阵改造得来的。守府阵,顾名思义,“守”字为先,以防御为主;在守府阵的十二面阵旗上挑出六面,画上诛邪符箓,让阵法变得有攻有守,这才成为“除邪阵”。

   谢玄度也不知哪位道友在此设下了阵法,一时忍不住想逞逞口舌,同他们论道论道——

   除邪阵这东西早该淘汰了!

   遇见真正的邪祟,就这么一个中庸的玩意儿,守也守不住,攻也攻不下,看似两头都占,实则两头皆缺,所谓鸡肋阵法,不过如此。

   但在论道之前,谢玄度需要亲身证明一下这阵法确实废物。

   他一揽蓑衣,腰上挂着云纹玉带,又佩一把纯黑剑鞘。剑鞘质朴无华,无任何装饰,只有剑柄上垂着一绺银色剑穗,周身灵光浅淡。

   阵中刮起的罡风还在呼啦啦地吹拂。

   他抽出剑,翻手一横,随即荡开半月形的真气,如同立起一堵密不透风的墙,将罡风挡得呜呜咽咽,顿时没了气势。

   谢玄度左右环视,正对八卦中的乾位,刷的一下,霎时间,插在乾位的那面阵旗被从中斩断。

   乾位阵旗是十二面阵旗中的主旗,主旗一断,这阵法立时没了威力。

   谢玄度将剑挽回身后,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,竖在胸前,朝折断的阵旗鞠了一躬:“得罪。”

   他掸了掸袍上的雨珠,径直往庙中走去。

   忽然正堂中冲出来两个少年郎,手中握着寒光凛然的宝剑,一个穿白衣,相貌温润如玉,盯着谢玄度的目光仅仅是警惕与防备;另一个穿青色衣裳的则完全不同,眉眼间的锋利咄咄逼人,怒冲冲地喝问:“你是什么人!”

   谢玄度倒也不介意他言语里的不客气,温声回答:“过路人,进来避避雨。”

  

1、折梅(一) (1/4)